尴尬之下他们说本就打算去饭店招待我们

大连侦探调查尴尬之下他们说本就打算去饭店招待我们,小时候,我们生活安稳,所有人都宠着弟弟,爸爸是大货车司机,每次出车回来会给我们买些零食,只是爸爸常在家时从不允许他玩电脑游戏。这样的和和美美延续了八年,就被无情的打断了。爸爸因为大雾出车祸去世,妈妈掉了半个月的眼泪。那时我已经十七岁,我明白了生活的多样复杂,我励志好好学习,担起大姐的责任。可弟弟竟然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经常偷偷去混网吧,在学校经常惹是生非,妈妈为此十分焦虑。而我勉强上了城镇的大专学校,后来我嫁给了我如今的老公,落户在了城里。弟弟嫌苦嫌累不愿上学,和妈妈僵持了一个多月。就在一天晚上,妈妈做饭没合弟弟胃口,成为了弟弟离家出走的导火索。弟弟拿了家里三千块钱,就跑出了家。妈妈和我苦苦寻找了好久,弟弟把钱花完了就回来了,却带着我的弟妹。

两人已修成正果,妈妈直接气的昏厥过去。后来弟弟结婚了,妈妈仍然做着零活,弟妹懒得干活,家里的家务也要妈妈一人操劳,弟弟挣得那点工资,还不够他们夫妻俩打麻将输得多,妈妈只得在自己身上省吃俭用,还要拿出年轻时的积蓄给他俩花。就这样弟弟和弟妹还经常挑剔老妈家务做不好,扰乱他们的秩序,弟妹总是给妈妈白眼,看不惯妈妈。

几次回家探望我都发现他俩对妈妈的态度,我问起妈妈,她却总是笑着否认,说“自己老了邋遢了,得像年轻小两口学习你们的生活方式才行。”我知道妈妈的委屈和隐忍,几次暗示弟弟对妈妈好一点,弟弟却假装听不懂,难以忍受的我把妈妈接到了我家。我和老公白天去上班,让要么妈妈在家歇着,要么去小区棋牌室、健身房结交些朋友。我下班很早,回家便和妈妈一起唠家常,一起做饭,儿子也非常喜欢听姥姥讲以前的老故事。

过了两周,妈妈说想回家看看,我想妈妈可能是住不惯,就开导妈妈,亲自带她去跳广场舞。妈妈暂时放下了回家的念头,可过了一周妈妈又要回家,这次我犟不过妈妈,我和老公开车带妈妈回家转了一圈,我们回家那天,弟妹也没有做些可口的饭菜,尴尬之下他们说本就打算去饭店招待我们,妈妈不舍的花钱,更不舍得孩子为难,急忙下厨。

傍晚的时候,我说要带妈妈回去,妈妈面露难色不愿走,我告诉妈妈她的东西都没有带回来,妈妈这才跟了我回去。回到家,妈妈有时候看起来无精打采,偶尔的兴奋活跃也总给我一种假装的感觉,她一如往常的去跳舞,去打牌,但好几次欲言又止,终于又一次跟我说她想回老家,我无奈,只好拿儿子出手,儿子央求着姥姥不要走,我妈这才妥协了。可妈妈将近两个月的天伦之乐,还是被妈妈亲手掐断了。

那天回家我发现家里没有妈妈,我以为她去和别的老太太玩了,可到了饭点了妈妈还没有回来,我和老公赶紧附近去打听,小区里不见妈妈,我给弟弟打去电话,弟弟懒洋洋的讲到,“妈正做饭呢,你有事吗?”我愣住了,妈妈在这里待的好好的,怎么还要跑回老家伺候那两个“小祖宗”啊?弟弟挂了我的电话,我一夜难眠。

第二天,我和妈妈通了电话,妈妈在电话那头虚弱勉强的笑了几声,口口声声称怕给我们添麻烦,我诧异怎么会有麻烦,儿子在电话这头哭着要找姥姥,我催着妈妈快收拾东西,我去接她回来。妈妈沉默了良久,说“我不在家,谁给你弟弟他们做饭洗衣服?不守着,我不放心。”我听的心塞,更心碎,妈妈心疼弟弟,可我心疼妈妈。挂了电话,儿子还在啜泣,老公在一旁叹气,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怎样表达内心的感受,我这个闺女不管对她多好,不管多需要她,都不如她的儿子重要呀。

 

每次回来都是跟婆婆在房间里说悄悄话大连侦探调查小姑子指责我在一旁看笑话